鄉民監察院_每周二三
鄉民監察院_每周二三
鄉民監察院_每周二三

作家H不忍了!反擊陳珮甄「夜會人夫」 稱自己是業界的神

發布時間:2024/2/25 09:58

記者李惠婷/台北報導

作家H與迪化街名門前妻陳珮甄的36天短命婚,在他昨(24)日在臉書發部的文章中宣告完結,女方後續指控自己被提分手20次,已無法再包容,兩方一來一往引起大眾關注。對此,作家H昨深夜再次發文,說明分手原因並非自己的精神狀況,而是女方詭異的態度及言行,過去甚至夜會人夫。

作家H不忍了,反擊陳珮甄夜會人夫,還稱自己是業界的神。(圖/作家H 臉書)
作家H不忍了,反擊陳珮甄夜會人夫,還稱自己是業界的神。(圖/作家H 臉書)

作家H昨日深夜再度於臉書發文表示,自己並不想污名化憂鬱症,故必須為了名譽做些捍衛與說明,並不是因為其精神狀態不佳而結束這段關係。

廣告 更多內容請繼續往下閱讀

「了解我和她認識過程的人,都知道我們是從節目上碰到,然後因為她遇到某個『me too』事件,打電話給我,我們開始熟稔起來。」作家H回憶,陳珮甄當時的態度及形象,極其溫柔、體貼,可好景不長,兩人的第一次衝突,發生在她被指控破壞別人家庭,「在我火力全開捍衛她立場的時候,她顯然避重就輕的隱瞞了我某些事。」

作家H解釋,自己之所以會多次提出分手及封鎖,是因為陳珮甄不容質疑,只要自己提出感想及疑問,就會發火,態度不似以前溫柔,詢問後得到的答案是:「現在才是我的真面目,畢竟,我在這圈子(指企業顧問講師)是神一樣的存在,可能是因為這樣,所以你不習慣吧!?」

作家H細數其他分手理由,「曾經目睹她在我面前,和男人(就算是第一次見面)勾肩搭背的肢體接觸」;「不接受和我的朋友見面,因為她覺得疲勞(說她社恐),但是她卻會花時間去和網路上認識的,素未謀面的眾多大老闆見面。甚至包括遠從台北下去台南出差,一個已婚男人在飯店過夜。」此外,作家H的所有行程,都在等她上台北工作時來借住,當工作結束,陳珮甄不願在家陪他,理由是「她認為我住的地方是舊公寓,她住不慣。」

最近的一次衝突,作家H表示是是過年期間與她的家人見面,「在沒有見面之前,每一個家人在她的口中,在我的面前,都被她形容的一無是處,包括她的前夫」,「我不解,為什麼在她口中,她認識的人,包括合作過的對象(幾乎每一個,除了有給她利益之人),都是爛人,都一無是處,我認為真的無需如此!」

關於為什麼沒登記,​作家H解釋是自己有債務,不想拖累她,辦理財產分開制度而延誤登記進度,「但以結果來看,這似乎是好的。」

最後,​作家H強調「講這麼多,不是因為我們分開了,我要醜化她。而是因為我被醜化了」,「我希望,我的文不要傷害到任何人。因為每個人都可以有她自己的價值觀,但如果是被污衊的部分,我是不會吞聲的。」

作家H 陳珮甄 迪化街 結婚 離婚 憂鬱症 精神 經濟 人夫 企業顧問講師 分手 家人 汙名化 債務
top